21. 引月·要不要

《问尔心间月[校园]》全本免费阅读

简韶和比完手势,没有等她回应,朝前走去。

辛尔月一个着急,拍了拍陷入在庆幸情绪中的俞慕斯,脱下外套丢给他。

“老师快叫集合了,我先走了,午饭不和你一起吃了。”

滑板放下,还没踩上,就被俞慕斯拽住手臂,态度强硬,衣服塞回她手里,“不行,今天这衣服除了上场你必须穿。”

辛尔月拗不过他,简韶和不但没等她,脚步还越来越快,就这么一会,两人拉开了距离。

她只好拿上外套,屈起左腿,一个助力,滑板跟着他的背影滑去。

留一头雾水的俞慕斯在原地,忽然这么急?

道路两旁树荫向后倒转,人不多,只有寥寥几个骑单车赶课的学生。

风拂绿叶,亦拂过脸庞两侧飘散的发丝。

辛尔月起步慢了几秒,没想到滑滑板也没追上他。

转过一个弯,彻底没了简韶和的背影。

重心靠后一个刹车,她停下,朝周围望去寻人。

还没跨出步子,肩膀猛地一沉重量,辛尔月反射性要出手。

脑子想到什么,动作止住,风也跟着停息。

撤了力的重拳悬在半空,被人反握住腕部,皮肤表面紧绷的青筋未褪。

敏感的耳廓先是飘过温热的空气,而后传来一声低低的笑,打趣道:“还是没听出我?”www.diyue.top 寻欢小说网

语气并不轻浮,倒像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询问。

辛尔月手臂被他抓着,整个人被框在前面,转不过身。

只能就着这个姿势,镇定回:“所以能告诉我了吗?”

“什么?”简韶和明显没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到半秒。

又笑了一声,身后人听起来心情不错,拖着腔调,“这个啊,说过了,等你赢得时候。”

挺随意的态度,几乎让辛尔月与今天第一眼的那个看到浑身气息散发阴沉的简韶和联系不起来。

明明是调戏,辛尔月却丝毫没有不良的反感,她另一只空着的手按了按胸口位置。

想要它速度降慢。

二人力道谁都没松,暗暗较劲,“赢什么比赛?”

顿了顿,她继续,“帝释青吗?”

她想到有关输赢的只有这么一个。

由于卡着角度,辛尔月偏头只能看到他清晰锋利的下颌线。

视线再往上,侧脸轮廓硬朗俊逸,眼睫低垂,说不出的散漫慵懒。

简韶和稍稍抬眼,对上她清亮如玉带云般的双眸。

一阵鸢尾花花香飘过,芬芳馥郁。

他身上的中药味淡了许多。

简韶和的语调依旧从然,疏疏散散,“游戏规则我定。”

他说着说着,头低了点,几乎贴着她被风吹得凌乱的发丝,“帝释青只是一部分。”

热气丝丝顺入后颈,辛尔月心一紧,脱开他的束缚,回过头,“所以到底是赢什么?”

距离没控制好,唇险些擦过他的下颚,辛尔月不动声色的后退半步,抬了抬下巴,冷着脸,“为什么游戏规则是你定。”

一连两个咄咄逼人的问句。

简韶和不喜欢反抗的感觉,不悦的抬了抬眉,“还想不想知道了?”

大少爷脾气又犯了,辛尔月深吸一口气,脖子伸了伸,最终选择忍气吞声。

毕竟是人家的秘籍诀窍,她已经是第四次犯这个错误了,别说人,她连呼吸都感觉不到。

全然注意都不行,整条路,方圆十米内的人她都有体感,唯独他。

不然不会同一个姿势被偷袭第二次。

从未有过的事情。

辛尔月缩了缩脖子,头嗑下,喃喃说了一句,“那你把话说清楚,究竟赢什么。”

别不清不楚的。

后一句话她没说。

简韶和被顺了顺毛,眉心舒展,从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面前女孩线条流畅的后颈。

他眼睛微微眯起,抬起一只手摘下口罩,没回答她上面的问题。

而是倾了倾前身,嘴角扬起的弧度并不明显,夸了句,“裙子不错。”

辛尔月仰头,对上他桀骜恣意又深邃的眉眼,又低下,小小吸了口气憋住,“谢谢。”

“所以……”他悠悠抱臂,语气自然随意,打量她,“为什么要穿外套?”

辛尔月捏着袖边的手一紧,不敢提俞慕斯这三个字,怕他又炸。

扯了个听得谎,“有人说今天下雨。”

简韶和离她又近了些,眉梢带着几分玩味,“我没听说。”

辛尔月后退半步,前面的步子还没跟上,就被他精准捕捉到外套拉链。

继续前进,几乎要抵上她的额,一双黑瞳直勾勾地盯着她看,挺正经的,“脱了?”

辛尔月不敢动了,身子僵在原地,满眼震惊。

他在说什么虎狼之词?

“要不要?”

浮云飘渺,停息的微风又起。阳光透过树叶,洒下的光影随风飘动,细金浮散,幽然而悠闲。

简韶和往下拉了拉放在手心的拉链,示意。

辛尔月呼吸放轻,吞咽了下口水,手控制止不住的颤抖,肩膀向后斜,往下褪外套。

衣领滑到手肘处,简韶和忽然笑了声,气氛轻松,“你紧张什么?”

又不是……

“我不紧张。”辛尔月抢答,止住他后面又要蹦出的神句。

动作加快,脱下的衣服被挂在臂弯。

她皮肤很白,在太阳的照射下更加像裹了一层薄雾的月光,洁白而又神秘。

不知是热还是羞,平日吹弹可怕的脸颊变得粉扑扑,如同初开的粉色玫瑰,柔美迷人。

简韶和慢慢站直身体,从上到下扫视一遍她,终于有几分满意,“女孩子就该大气。”

“你不觉得裙子短?”辛尔月问。

“短么?”裙子在她膝盖上方大概三四厘米,该遮住的都遮住了。

再遮好身材全被遮住了,那还穿什么裙子?

意义都没有了,还不如穿裤子。

“裙子存在的意义不就是突出女性的美吗?”

辛尔月眼睛亮了亮,“你和他不一样。”

这里的他指的是俞慕斯,她不敢说大名。

听到很明显的代指男性他字,简韶和脸沉了沉,“他是谁?”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辛尔月有意揭这个话题,随口答,“一个朋友。”

“我请你……”

砰———

明明是白天,天空却绽开了七彩绚丽的烟花。

是迎接校队进第一座大门的信号,表示车已经进校了,她要在十分钟内到图书馆门前和大部队集合。

辛尔月这才发现在这耽误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着急的蹬上滑板就要走,还没转过身,简韶和拉住她的手臂。

二人肌肤相触,接触的地方被体温熨的发烫。

辛尔月心一颤,回头望向他,解释,“有个校队活动,要走了。”

<p

推荐阅读:

超级红包抽奖系统 与体育男神合租的一百天 菩提雪 纵兵夺鼎 苏野 我捡了一个亿万富翁 继承罗斯柴尔德 我在诡异世界打扑克 仙帝归来 我有十个天赋位 首尔的幸运星 带着武功去异界 校花的王牌老公 文娱高手 抱歉,刘备是我杀的 楚天世界 婚来无恙 山海武道 赖上小小小老婆 我在缅北当佣兵 撒旦掠情:青涩小小妻 柯南之死神来了 盛世宫名 痴王爷的傻妃 女总裁的私人神医 一个在次元中行走的人 我得大明 懒汉得以重生 超级妖孽修仙在都市 重生圣帝之都市 洪荒世界直播间系统 宰制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